秦陌黎

【赤黑】长眠(后篇)

为了故事的流畅性还是复制了前篇,因为毕竟太长远了。可以对比一下前后文风的差别(。)


#本文私设众多,食用请注意
#ooc是人生中不可避免的事务
#泰坦尼克号沉没梗
#赤黑向
#赤司和黑子互相认识且互相暗恋对方但是都没有说
#与原泰坦尼克号事件出现偏差
#感谢基友的脑洞
#HE向[绝对甜到腻]
#短篇完结
#坑请注意

「泰坦尼克号触礁!」
「船体正在沉没!」
「放出救生艇!」
「孩子和女人先上船!」

当黑子哲也正在拉着悠扬的小提琴时,听到的却是这样令人慌乱的消息。看着满大厅慌乱的向救生艇的方向跑去的人们,他微微叹了口气,停止了小提琴的演奏,将小提琴珍爱的靠在椅背上。他没有像别人一样慌张的逃走,从决定在船上演奏小提琴时,他就已经对死做好了准备。而现在,他唯一担心的是——赤司征十郎。这艘即将沉没的泰坦尼克号的船长。
黑子慢慢的走向船长室,心里思索着要怎么向赤司开口。是说“请赤司君逃走”好呢还是“赤司君请离开这里”。黑子会担心这些的所有原因是因为他喜欢赤司征十郎。赤司和黑子很早之前就认识了不知道为什么黑子莫名的喜欢上了那个强大的不可一世的却偶尔像个孩子一样的人。但这种爱情是不被理解的,面对赤司时他的面瘫脸很好的为他掩饰了一切。
终于,黑子推开了门:“赤司君....”穿着一身船长服,带有着异瞳的红发男子转过身来,眼里带着难以置信的惊讶神色:“船要沉了,哲也不走么?我已经为哲也准备好了船上的位置,哲也...”“赤司君。”黑子打断了赤司的话,“赤司君为我准备好了所有的逃走路线,可是,赤司君自己就不想走吗?”赤司沉默了半晌,缓缓开口,声音低沉且蛊惑人心:“这是我的岗位。从我第一天站在这里开始,我就有了死的觉悟。这船,船上的人与我共生死。”“那么我也是一样的。”黑子露出笑容,“从决定来船上拉小提琴开始我就对死做好了准备。很感谢赤司君为我做了那么多,可是那些,可以给其他的人呢。”黑子顿了顿,像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一样开了口:“何况,如果不能和赤司君出生在同一天,我也想和赤司君死在一起哦。”
赤司承认他受到了惊吓,他简直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他气息不稳的开口:“哲也你....什么意思?”“就是那个意思哦,征十郎,我喜欢你。”
赤司拉过黑子,低头吻上说出动人的话的双唇:“真的是太好了,哲也。是两情相悦呢。”

自从船触礁的那一刻开始,死亡的命运之轴就已经开始转动了。
唯一所能做的,只是去抢救生艇的位置,寻求生存。
往往这一时刻人的自私本性就容易被暴露,他们抢夺,推拉,争扯一切都只是为了生命的欲望。从前的绅士淑女的假象被剥落,在生死关头面前,每个人都显现的真实无比。
赤司和黑子已经离开了驾驶室,但是他们并没有去救生艇那里,即使已经预留好了两个位子。
他们去了甲板,赤司俯瞰着显露着丑态的人们,嘴角划过冷笑:“不过是这样庸俗的人类。”赤司所贯彻的优雅,从头至尾。
黑子则一身燕尾服,黑色的礼服显得黑子的脸更为白皙,浅蓝色头发更让他凸显了几分孩子气。“赤司君也是淡定。”黑子面瘫着说。
“因为哲也在这里。”赤司微笑,吻上了黑子的唇。
“赤司君...这里不、唔....”挑明了心意的赤司展现了他的本性:霸道掠夺,唇齿之间的交融,互相交换的爱意。等到分开的时候,黑子已经面红耳赤,也不知道是被气出来的,还是羞出来的。
“真没想到,赤司君是这样的人。”平复了呼吸的黑子脸庞上仍然带着红晕,忍不住抱怨,“以前的赤司君可不是这样的。”
“既然都是我的人了,当然要区别对待一下。以前那只是为了不吓跑你,乖乖的来到我这里。”赤司眼中闪过一丝光芒,自己的人,不吃干抹净怎么行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喜欢上这个只拥有着微小的存在感的,却固执倔强的人。或许是看着他认真工作的神情,小口的吮着M记的香草奶昔时候的事了。赤司征十郎人生中失去过很多东西,母亲,家族长子的位置,应得的产业。可那些毕竟已经失去了,能够把握住的人还不如现在奋力把握。
此时,海水已经涌上了甲板,黑子拥抱着哲也,躺在甲板上。
“....赤司君?”这样的姿势实在是很不舒服,黑子不安的扭动着。
赤司的双手强势而又温柔的平息了黑子的不安:“安静,哲也。”
黑子窝在赤司的胸膛上,听着赤司身体里的心脏跳动的声响:噗通——噗通。
船沉入了海中,赤司抱着黑子也沉入了海中。
失去知觉前所听到的声线是赤司温柔的嗓音:“晚安,哲也。”
我们已经错过了太久太久,在这最后一刻我只想与你一起长眠。
黑子最后神情安详,他已经发不出声音了,只能做出口型。
“赤司君,晚安。”
我与你一同,长眠于此。

END.



后记:
谢天谢地,这个我一年前所挖的坑,终于算是填掉了。
前后的文风差很多,最后也算是回归长眠的主题了。
解释一下为什么我特别刻意的要写赤司与黑子死在海里的姿势。
说实话,仰头潜入水中真的是非常难受的,因为水会直接顺着气管流进咽喉,真的是超级难受。但是如果是脸朝下的进入水面,就会好很多,起码鼻腔不会那么难受,因为还有空气在与水做挤压。虽然最后都是死吧,但还是死的安详点舒服点比较好。
也就是说,赤司宁愿自己咽下痛苦,让哲也安详的舒服的死去,简直男友力max啊(哪不对)
最后能够看到这里的你也是感谢万分!

评论(1)
热度(12)

大概是一个正式产出堆放地。

© 秦陌黎 | Powered by LOFTER